鏇艰仈娆у啝 :曼联赛程表

您的位置:曼联赛程表 >新股 >

威邁斯IPO,上汽“貢獻”猛增

2020-02-27 13:00:33    來源:國際金融報

曼联赛程表 www.jinlsw.com 近日,深圳威邁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威邁斯”)更新了申報稿,距離中小板上會更近一步。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威邁斯達到擬募資額時,其發行市盈率或將遠超23倍。另外,威邁斯的業績增長與第一大客戶上汽集團密不可分,而后者于2018年入股威邁斯,兩者關系不一般。

上汽“貢獻”猛增

申報稿顯示,威邁斯是一家專業從事電力電子產品研發、生產、銷售和技術服務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主要產品是開關電源,包括車載電源、通信電源、電梯電源等多類應用領域的產品。

從股權結構來看,威邁斯的實控人為萬仁春,其直接和間接控制威邁斯45.54%的股權。

2019年6月,威邁斯報送中小板IPO申報稿,并于2020年1月更新。

從財務數據來看,威邁斯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下稱“報告期”)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57億元、4.25億元、6.16億元、5.7億元。將主營業務收入細分,威邁斯的收入主要來自三部分產品,分別是車載電源、通信電源及電梯電源。

其中,車載電源產品的占比連續增長,報告期內分別為37.86%、57.23%、75.96%、82.43%。

報告期內,威邁斯的客戶組成發生了變化,比如上海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上汽集團”)在2016年和2017年只是威邁斯的第四和第五大客戶,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只有9.01%和8.89%。

到了2018年,上汽集團一躍成為威邁斯的第一大客戶,其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猛增至30.17%。進入2019年前三季度,上汽集團仍是威邁斯的第一大客戶,其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仍高達29.55%。

上汽集團對威邁斯“貢獻”猛增的背后,是上汽集團通過兩家參股公司入股了威邁斯的事實。

2018年3月,深圳市同晟金源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同晟金源”)、揚州尚頎三期汽車產業并購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稱“揚州尚頎”)通過受讓股份和增資等方式,分別以4000萬元和1500萬元獲得威邁斯彼時6.15%和2.31%的股份。

因威邁斯此后仍有其他外部增資導致股權稀釋,截至申報稿更新,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持有威邁斯的股份分別為5.77%和2.16%。

從股權結構來看,同晟金源49.52%的出資額來自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捷創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捷創投資”),捷創投資的基金管理人為上海尚頎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尚頎投資”)。

對于更具體的信息,威邁斯在申報稿中并未描述。

不過,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官網顯示,尚頎投資的法定代表人為馮戟,其1998年9月至2006年1月在上汽集團財務公司的財務部和風險管理部擔任高級經理;在2006年2月至2011年3月在上汽集團的法律事務部擔任律師;2011年3月至2017年7月在上汽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擔任總經理助理,并且同一期間還擔任上汽集團全資孫公司(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的總經理助理兼合規風控負責人。

另外,天眼查顯示,上汽集團間接持有捷創投資99%的股份,即上汽集團間接持有同晟金源49.02%的股份。僅通過這個方式,上汽集團便持有威邁斯2.83%的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上汽集團另一持股通道揚州尚頎的基金管理人也是尚頎投資(法定代表馮戟曾任職上汽集團多年),另外上汽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直接持有揚州尚頎19.56%的股份。即上汽集團憑此通道間接持有威邁斯0.45%的股份。

這意味著,上汽集團至少間接持有威邁斯3.28%的股份。另外,如果尚頎投資受上汽集團“控制”,則上汽集團還擁有威邁斯六分之一的非獨立董事席位(尚頎投資投資總監繆龍嬌為威邁斯的董事之一)。

對于上汽集團持股比例為多少、上汽集團是否為威邁斯的關聯方等問題,威邁斯董秘辦人士對記者表示,公司對于關聯方的確認是嚴格按相關法律法規進行定義的,詳情請參考招股書相關章節。

85倍市盈率是挑戰

報告期內,威邁斯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434.67萬元、1635.34萬元、6852.26萬元、5744.29萬元(前三季度)。這部分歸母凈利潤受股份支付費等非經常性損益的影響,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威邁斯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260.08萬元、4155.66萬元、7371.5萬元、5355.87萬元(前三季度),前三年逐漸遞增。

不過,威邁斯通過經營活動獲得的凈現金流并不理想,報告期內分別為1345.09萬元、421.79萬元、3065.09萬元、-3021.3萬元,合計只有1810.67萬元。而威邁斯報告期內扣非前歸母凈利潤合計為1.67億元,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合計為1.91億元。即威邁斯在賬面利潤1億多元的情況下,經營活動帶來的現金凈流入不到2000萬元。主要原因為威邁斯的應收賬款和票據猛增,由2016年年末的6878.67萬元增至2019年9月30日的3.62億元。

另外,威邁斯此次中小板IPO擬募資6.27億元,用于龍崗寶龍新能源汽車電源產業基地建設項目和蕪湖新能源汽車電源產品生產基地建設項目。為此,威邁斯計劃發行不超過4045萬股新股(占發行后的10%),以此計算,其達到募資額時的估值為62.73億元。

前文提及的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則將獲利3.93億元(已考慮發行股份的稀釋作用)。如果上汽集團間接持股比例無誤,則上汽集團可能獲利1.63億元。

不過,威邁斯可能達不到預期募資目標,以2018年扣非前、后歸母凈利潤計算,其達到預期目標需要市盈率達到91.55倍和85.1倍。

而記者初步統計,2019年131家非科創板新上市公司中,只有兩家市盈率超過23倍,分別是35.56倍的紅塔證券和26.01倍的中國衛通。市盈率在22.9-23倍區間的公司共有83家,占比為63.36%。

關于發行市盈率,威邁斯董秘辦人士對記者表示,發行定價由市場決定,尊重市場的選擇。

相關閱讀

{ganrao}